Back

Columns

2016/08/09

工時政策應顧及勞工市場彈性

(Chinese only)近月政府就多項勞工及福利政策進行公眾諮詢,其中包括最低工資檢討、退休保障,以及剛剛於7月24日結束的工時政策方向諮詢。雖然標準工時委員會於年底才會向政府建議工時政策方向,但是這意味在可見將來,因應勞工議題產生的法規會越來越多。面對層出不窮的規管壓力,不少中小企坦言對營商環境不感樂觀。

在環球經濟不明朗的情況下,香港經濟增長明顯放緩,本地零售、飲食和旅遊等行業均面對不同程度的挑戰。倘若政府推行標準工時,勢必增加企業的經營成本,對本地中小企更是雪上加霜。

總商會原則上支持諮詢工時文件提出的「大框」方案,即勞資雙方透過訂立具法律約束力的合約,按照個別需求列明工作時數、超時工作安排及超時工作的補償方法。大部分企業老闆認為,這種彈性的安排足以解決勞方關注的無償超時工作問題,可保障僱員利益,也符合香港自由市場原則。至於在「大框」基礎上再推行「小框」,即立法制定工時標準及超時工資率等,以保障基層僱員,只會窒礙勞動市場的彈性,更產生種種不容忽視的問題。

標準工時委員會就不同方案進行經濟評估和提供大量客觀數據,讓公眾清楚明白不同工時政策可能導致的經濟後果。根據諮詢文件,若以標時每周44小時為基礎,超時補水為1.5倍,假設僱員每月總工資金額不超過15,000元計算,企業的每年薪酬成本將飆升近104億元,約6,990間企業將轉盈為虧。

如實施上述工時標準,僱主可能會減少僱員的工時,並需要額外增聘人手來分擔工作。面對現時勞工供應緊絀,這些新增空缺將難以填補,中小企的競爭力也將進一步受損。

僱主和僱員從來都不是處於敵對關係。緃然社會各界對工時政策意見各異,資方仍然積極表達意見,務求在推動經濟發展和保障員工利益之間取得平衡,以提升香港的競爭力。我期望政府聆聽商界的訴求,考慮不同行業及工種的實際需要,實施合適的工時政策,同時顧及勞工市場的穏定和彈性。我認為僱主和僱員通過協商和制訂合約商討工時和薪酬安排,比「一刀切」立法規管工時,更能令香港的自由市場經濟有效率地運作。

香港總商會中小型企業委員會主席 黃龍想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