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ck

Columns

2016/06/28

修訂最低工資需綜觀全局

(Chinese only) 與中小企老闆傾談時,最常聽到他們面對的困難,不外乎成本上漲及招聘困難。去年經濟已開始轉差,很多中小企生意下跌,不得不「拉上補下」,才能勉強維持盈利。

自最低工資實施後,基層員工的工資不斷上升,中小企已有吃不消之感。政府剛於5月底結束最低工資水平檢討的公眾諮詢,我們希望政府能考慮整體經濟狀況,避免慣性上調工資水平,損害中小企的競爭力。

評級機構穆迪今年3月將香港的評級展望從「穩定」下調為「負面」,或多或少反映外界對香港經濟前景的預測。香港經濟自去年年底開始持續低迷,在2016年第一季,本港經濟僅錄得0.8%增長,為四年來最差;訪港旅客按年下跌10.9%;對外貿易則錄得按年7.5%的跌幅。零售業更因為旅客下跌而成為重災區,本港零售銷貨額4月份按年跌7.5%,連續錄得14個月的下跌。不少本地中小企反映顧客消費力大不如前,普遍行家均面對訂單減少、盈利倒退的情況。

如果政府在經濟不明朗的環境下依然上調最低工資,無疑會即時推高企業的營商成本,最終難免損害本港營商環境及競爭力。自最低工資實施以來,勞工密集行業的工資距離已經逐漸收窄,企業普遍要大幅提高薪酬招聘員工。在2011年至2015年間,洗碗工、廁所清潔員、保安等職位的平均月薪加幅分別為50.1、60%及45.6%,遠超於整體僱員的升幅。另一方面,大部分企業亦要面對員工流失的問題,現職員工及待業勞工都想選擇環境舒適,而又能賺取相若工資的行業,所謂低收入階層被剝削的情況其實已經不復存在。

基層員工工資上升,更會帶來漣漪效應,因工資上升而引致的額外成本,包括勞工保險費用、強積金供款及長期服務金等。大公司或許有能力應對各種轉變及挑戰,但是中小企在經濟倒退的情況下往往最易受到打擊,實在難以承受成本上升的壓力。

自從實施最低工資以來,過往從事「下四門」和其他勞動密集工種的員工受惠不少。本港僱主從來不反對保障員工的生活,不少中小企更喜與員工分享利潤成果,給予員工較多福利。加上香港政府近年積極處理勞工議題,已改善了本港的勞工保障和工作條件。現時經濟持續低迷,政府必須避免損害中小企的營商環境和降低其競爭力。在基層勞工生活質素逐漸改善的情況下,凍結現行32.5元的最低工資水平絕對值得考慮。

香港總商會中小型企業委員會主席 黃龍想

Top